浙江瑞安市国家A级旅游区“青云谷”被社会黑恶势力夷为平地

文章正文
2021-11-10 14:31

  瑞安市社会“黑首”林向阳毁灭“富民景区”“保护伞”下无人立案不法之徒至今逍遥法外

  党中央、国务院部署开展为期三年的全国扫黑除恶专项斗争,已赢得了国泰民安的基础。但是,不容忽视的是由于极个别地方的“社会黑恶势力地下保护伞”依然存在,当地业界和群众对政府“除恶务尽、守护平安”的决心仍持质疑态度。今天,在浙江省瑞安市的业界尤其是该市马屿镇(原顺泰乡)民众,人们仍在执着关注:2009年 月,瑞安市城关社会黑恶势力林向阳寻衅滋事,驱逐扶贫开发景区投资商郑振光,非法侵占国家A级风景区“青云谷”并霸占为己有长达7年时间。期间,因林向阳非法经营酿成游客死亡严重安全事故后,在当地“保护伞”的庇护下,公然无法无天地疯狂纠集团伙用两天时间将“青云谷”景区里的“农家乐宾馆”等地上10000多平方米的建筑设施夷为平地,瞬间使郑振光近3000万元的扶贫开发投资被大型挖掘机碾为泡沫,致使旅游经营瘫痪,人身含冤入狱,家庭妻离子散,至今蒙受经济损失超6000多万元。对此,景区所在地群众愤愤联名为景区遭劫索讨公道,为郑振光伸张正义,而至今石沉大海。更不可思议的是,在当地政府持续三年的打黑除恶时间里,浩劫“青云谷”景区的瑞安市城关黑恶势力林向阳团伙竟然在“地下保护伞”的掩盖下逍遥法外,安然无恙,当地业界和群众无不心怀忌惮,唏嘘不已!

  郑振光:瑞安民营投资旅游项目扶贫第一人

  身居瑞安市城关玉海街道的郑振光,自1994年起一直在新疆经营开发地产行业。至2003年,郑振光响应瑞安市马屿镇(原顺泰乡)人民政府招商引资扶贫开发乡村旅游项目的感召,决心携资3000万元回乡助力山区脱贫致富事业,并参与原顺泰乡政府公开招标竞争,最终成功赢取了当地“青云谷旅游景区”的扶贫项目的开发经营权。自此,先后与开发青云谷风景区涉及的大坟脚等6个自然村,通过协议签订了从2007年起至2047年止承租40年的土地经营使用权合同,并一次性付清40年的租金。于是,瑞安市人民政府牵头,市发改委、旅游、规划、建设、环保、水利、林业等有关部门和项目所在地原顺泰乡政府及村两委参加的“青云谷旅游区总体规划评审”。郑振光取得该项目开发权后,咬定扶贫开发志不移,坚持实干苦干上项目。

  (图为:被毁前青云谷旅游风景区建筑原貌)

  (图为:被毁前青云谷旅游风景区建筑原貌)

  (图为:被毁前青云谷旅游风景区建筑原貌)

  郑振光当时累计投入3000多万元,相继建成4000多平方米山水游泳池、4公里山崖石壁游步道、1000多平方米游购一条街店铺、1000多平方米停车场、1000多平方米职工宿舍、6000多平方米农家乐宾馆等旅游配套设施。由于景区独具特色、面积有2100多亩,旅游基础配套设施,报经省旅游局审定获批为“国家A级风景区”。

  (图左为:青云谷风景区扶贫开发项目总体规划批复,图右为:国家A级旅游区认定批复)

  有志着,事竟成。2008年5月1日,郑振光率领的瑞安市佳圣旅游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佳圣公司”)终于迎来了青云谷风景区建成开业,时任瑞安市市长蒋珍明、市委副书记叶世林及有关部门和乡镇领导等,亲临景区视察指导。当下,郑振光一度被誉为“瑞安市民营资本投资扶贫开发贫困山区旅游项目第一人”。同时,青云谷风景区的开发成功,为马屿镇(原顺泰乡)的脱贫致富拓出了一条新路子。据郑振光反映,开业的当年下半年,青云谷风景区经营收入达600多万元,带动贫困村群众就业、农户农副产品销售、停车服务等创收上千万元。青云谷风景区开发增强了马屿镇(原顺泰乡)政府造血功能脱贫,为贫困山区乡村实现共同富裕提供了样板。

  黑吃白:社会黑恶势力林向阳吞噬“青云谷”

  随着青云谷风景区的开业,景区游客与日俱增,管理运行有序,生意开始走向红火。谁知,就在此刻郑振光与青云谷风景区,却成了瑞安市城关社会黑恶势力林向阳与不法分子吴顺陆(已判刑入狱)合谋施计侵占的对象。据有关知情者反映,林向阳出道于办舞厅、开茶室、放高利贷,长期混迹于黑白两道,尤其与当地公安、法院等部门一些领导关系至密,有一定的关系网,算是呼风唤雨、社会上赫赫有名而不可一世的女人。有群众说,在公安司法机关没有林向阳办不到的事,就算她有问题也只是走过场,而“你”被扯上就得坐牢!为达到非法侵占郑振光开发的青云谷风景区的罪恶目的,林向阳一手设计圈套,由不法分子吴顺陆个人前往游说郑振光,以押金150万元、出资3400万元收购青云谷风景区。迫于情势,郑振光心想转让项目回归房地产投资也行。于是,在2008年10月与吴顺陆签订了青云谷风景区项目整体转让协议书,并约定在3个月内以3400万元转让款一次性到位。过了三个月后,当吴顺陆不能履约支付全额转让款时,吴顺陆要求郑振光再给予延长20天融资时间。想不到的是,到了第15天吴顺陆就失联,杳无音信(后得知因犯罪被公安抓了)。由此,吴顺陆收购郑振光项目告败。林向阳见计不成,没能让郑振光上其布下的圈套,便亲自上阵,赤祼祼地提出要郑振光20%股权,提供她办公室让其进公司。其理由是,“吴顺陆个人收购青云谷风景区有她的20%股份,吴顺陆欠她300万元高利贷。”事实证明,郑振光与吴顺陆之间本来就是一对一的个人协议项目转让,根本与林向阳毫无干系。而林向阳竟依仗自己的社会黑恶势力威逼郑振光就范,欲强占郑振光佳圣公司20%股权,郑振光绝不会答应!

  占不到青云谷旅游风景区的股权,林向阳决不罢休。从2009年至2010年期间,林向阳先后10次纠集团伙,长驱闯入风景区,每次至少30人以上,其中最多一次达40多人,个个携带刀具等凶器,四下寻衅滋事,恐吓景区工作人员,严重威胁景区安全。对此,郑振光与当地群众先后向当地公安派出所报警十多次,盼候严肃查处。然而,当地派出所民警陈永杰等每次处警珊珊来迟,到了现场总是不以为事地掷下一句“公司内部纠纷”了之。从不予以立案查办。更不可思议的是,当地公安机关一次次放任林向阳胡作非为,有黑不扫,见恶不打,反而责令佳圣公司及青云谷风景区运营单位瑞安市大日生态旅游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大日公司”)工作人员全部撤离、关停营业,让林向阳一伙在光天化日之下无法无天施暴。更令人发指的是,林向阳团伙公然扬言在政府和公安机关均有“自己人”,只需一个电话让郑振光无法经营风景区。林向阳团伙讲到做到,果然在2009年5月,纠集近50人“围剿”青云谷风景区,砸开风景区大门和佳圣公司(大日公司)办公室门锁,请来开锁工打开公司保险箱劫走6000多元现金、财务章、公章和有关证件、发票、合同等财物。就这样,林向阳明火执仗霸占了佳圣公司,武力将郑振光赶出青云谷风景区。当下郑振光向110告急,马屿派出所民警来到青云谷风景区现场,面对严重违法事件,不闻不问不调查,宣称“这事为公司内部股权纠纷,警方无法介入。”试问:哪来的林向阳股权!内部股权纠纷从何谈起?面对黑恶团伙作恶警方无法介入说明了什么?至今没有答案!为了吞噬郑振光的民营资本,林向阳还不择手段地撬动一起“郑振光担保的王文兰等3人之间借款案”,尽管“借款人没有要求追究法律责任,且以法院牵头借款双方同意调解债务债权,不予追究法律责任”,但林向阳利用与瑞安市法院执行局副局长陈万敏的“关系”,让陈万敏利用权力将郑振光拘捕入狱,为自己霸占“佳圣公司”从事非法经营、吞噬郑振光民营公司资本,清除障碍。在郑振光被不明不白拘进看守所期间,林向阳在“保护伞”的庇袒下,霸占青云谷风景区,并于2009年7月7日自行成立“瑞安市青云谷农家旅游乐园”,导致发生游客溺死游池的严重死亡事故,而瑞安公安机关却断然若无其事,仅以死亡赔偿了案,而对非法经营酿成死亡事故的林向阳法外开恩。然而,好端端一个扶贫项目,也因为这起游客死亡事故,导致瘫痪、停业,造成巨大经济损失。2012年,郑振光走出看守所,对风景区进行苦苦整理,准备恢复经营,自认为冤尽总有出头日。没料想到,2014年瑞安市“打黑办”,指说郑振光于2009年违反马屿派出所有关“风景区关停令”,将郑振光遵令“关停3天后召集员工上班”的作法说成与林向阳聚众斗殴,给扣上“聚众斗殴”罪名,再次含冤入狱,直到2016年才回归“佳圣”公司。事实上,林向阳每次闯入风景区闹事,郑振光一直保持克制忍让,“聚众斗殴”纯属子虚乌有。一次接一次的打击,郑振光没有倒下,在“建设共同富裕的路上仍然努力搏击着前行,更指望着法律为其护航。可是,林向阳团伙依仗着“保护伞”更是得寸进尺,先是提出与郑振光合作,再是向郑振光索要50%股权, 并吹嘘自己能融资3个亿开发青云谷旅游区。林向阳遭郑振光拒绝后,于2017年7月,再次雇凶20多人,强闯青云谷风景区将“佳圣”公司砸个精光,造成直接经济损失100多万元。尽管郑振光报警,马屿派出所民警只到现场看一眼转身离开,无奈的郑振光只是忍声饮泪。紧接着,林向阳一不做、二不休,私下串通政府个别领导,对景区发出违章建筑限时7天自行拆除通知书。

  (图右为:马屿镇政府某领导私下签发“限期拆除通知书”;图左为:马屿镇政府某领导纠错签发撤回“限期拆除通知书”公函)

  对此,郑振光带着一应相关审批的红头文件上访马屿镇政府讨说法,镇政府领导见“问题严重”,即于2017年8月28日撤销“限期拆除通知书”,让郑振光有惊无险地躲过一劫。但在马屿镇个别领导(保护伞)的推动下,林向阳团伙彻底“剿灭”佳圣公司的犯罪事件进一步发酵。

  2017年9月2日,林向阳疯狂纠集社会闲杂上100人,从瑞安市东山保安公司以每人每天200元雇用20多人及大坟村村委会主任易会斌等,还雇用4台大型挖掘机,趁政府双休日之机,将青云谷风景区内农家乐宾馆等建筑配套设施全部夷为平地,直接经济损失巨达6000多万元,间接经济损失上亿元。

  (图为:青云谷旅游风景区遭社会黑恶势力毁灭后现场)

  (图为:青云谷旅游风景区遭社会黑恶势力毁灭后现场)

  (图为:青云谷旅游风景区遭社会黑恶势力毁灭后现场)

  当地村民忍无可忍前往报警被阻拦,村党支部书记进场制止被林向阳团伙强行推开,险些遭到殴打。

  事件发生后,大坟脚村全体村民联名告状到瑞安市公安部门,也给立了案,但至今查处无果,参与事件的不法分子至今逍遥法外。更匪夷所思的是:青云谷风景区的建筑物遭林向阳团伙拆除当下,还是瑞安市法院2017年8月份封为“破产停业予以财产保全”之列。

  (图为:当地村委会和广大群众愤愤不平自发上告,要求追究社会黑恶势力和幕后保护伞的法律责任)

  据了解,破产原因是林向阳在霸占非法经营期间枪走青云谷风景区运营单位(瑞安市大日旅游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大日公司”)的公章向社会个人借款30万元,借条上还写有林向阳为担保人。案发后,法院个别人执法一边倒,竟将债务嫁接到郑振光头上,从而上演对“佳圣公司”实行破产清算。更加离奇的是,尽管郑振光恩师为解学生被“嫁接债务”之冤,付款给法院还清了债务,而时任法院破产庭庭长陈万敏却不予资产解冻。对此,知情者纷纷质问:法院就是庇护林向阳,也不应将青云谷风景区的“资产保全”起来社会黑恶势力毁为平地啊!为此作孽,瑞安还有法律吗?!

  对于黑恶势力的严重危害性,习近平总书记强调指出“黑恶势力是社会毒瘤,严重破坏经济社会秩序,侵蚀党的执政根基。”而三年的打黑除恶专项斗争,在浙江省瑞安市竟有象林向阳如此呼风唤雨、为非作歹、戏玩法律而无人问津的遗忘角落,实在发人深思。逍遥法外的犯罪分子何时归案?深受社会黑恶势力劫难的郑振光何时拥有法律上的公平正义;青云谷风景区何时开启重建?瑞安市人民群众正在期待着……本网将继续予以关注!

  原来源:简书

  原标题:浙江瑞安市国家A级旅游区“青云谷”被社会黑恶势力夷为平地 -

  原链结“https://www.jianshu.com/p/0102025e41bb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