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爆:河南周口“专案组”处置的8.1亿元去哪里了?

文章正文
2021-11-10 14:39

“金碧新城房源销售1.1亿,张慧峰涉嫌非法集资近3亿元,剩余房源近10万平方米,均价4000元/平方米。价值4亿。以上合计8.1亿元。这钱去哪里了?为什么不给我的工程款?为什么将我的工程款也列入非法集资的项目里?......”张绍庆愤怒得双手一直在发抖!

是什么让张绍庆如此怒不可遏?又是什么原因让他卷入一场持续8年的纷争?他为什么要举报河南省周口市“正信公司专案组”的徐庆新主任,崔玉红队长和民警张子彪?他所说的8.1亿的巨额“资产之谜”究竟是怎么回事呢?带着一连串疑问,记者近日走访了这位年届六旬被逼绝望的“企业主”张绍庆。

非法拖欠的“血汗钱、保命钱”8年未还

张绍庆,1962年出生于河南省淮阳县朱集乡李营村。作为共产党员的他从部队退伍后,满怀希望和理想地来到河南省广厦建设工程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广厦公司)工作。后因企业重组,2017年,该公司变更为沈丘华一建设工程有限公司。

但是,事情起源于2011年广厦公司承建的周口市正信基础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正信公司)开发的周口市“金碧新城”二期工程7#楼、22#楼的项目。

2011年11月11日,正信公司和广厦公司签订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约定河南广厦建设工程有限公司承建被告开发的金碧新城7#、22#楼,建筑面积26110多平方米,建筑金额3200万元。

\

金碧新城的入口处

2012年5月,7号楼建设完工,并交付使用。正信公司先后支付了1900余万,经过核算,7号楼的工程款支付完毕。剩余的1300万是22号楼的全部款项,“也就是说,22号楼的工程款基本没有支付。当然,22号楼也没有交付给正信公司!”张绍庆说。

据介绍,当时,正信公司是有钱的。因为正信公司法人张慧峰以项目为资产进行了大规模的非法集资,根据合同要求和开发商口头约定,张绍庆为工程施工所借贷垫付资金的本息全部由开发商自愿偿还。如果正信公司不能如期偿还工程款,从结算完毕那天起,可以转化借款和3‰/天贴息处理。并承诺如果本息归还不了,愿以该房销售价的最低价格作抵付工程款及贴息。

截止2013年5月21日,张慧峰非法拖欠张绍庆综合工程款752万元。“这也是我们全家和几十个农民工家庭的血汗钱、保命钱啊!” 张绍庆气得瑟瑟发抖。

2014年底,因为非法集资罪,张慧峰被周口市经侦队管制。至此,“金碧新城”事项被周口市政府打击非法集资办公室(以下简称打非办)接管处理,并专门成立周口正信公司专案处置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简称专案组)。当时,许庆新任非法办主任,周口市公安局经侦队队长崔玉红副主任,经侦队张子彪协助崔玉红办理案件。“根据接项目接债务”的原则,专案组自然成为支付项目工程款的唯一机构。

\

周口正信公司专案组办公室就设在小区门口处

被逼无奈的“老党员、老军人”愁泪涟涟

张绍庆多次找专案组反映关于工程款结算问题,并且得知已经被羁押的正信公司法人张慧峰并未实际执行,而是可以自由活动。“老张,项目被接管了,账目自然也就管不了了,我承诺您拿房子抵工程款也作废了,咱们还是按照合同执行吧!您尽管向专案组要,我都配合您!”张绍庆字字清晰地向记者讲述了张慧峰的“承诺”。

“张慧峰说的也对,毕竟由专案组接手,他也确实做不了主啊!但是,不对的地方是,他说的配合完全是‘谎言’,不仅没有配合,反而和专案组一起玩起‘踢皮球’的事情......”张绍庆老泪纵横地哭诉道。

“2017年7月8月份,我到周口市信访局反映此事,回答是:市信访局处理不了;又到河南省(打击)非法集资办公室反映,省主管副省长批示:依法办事,合情处理,限期半个月,上报处理结果。可是,许庆新主任以不欠多少工程款为理由,隐瞒实事真相,欺骗上级领导。”义愤填膺的张绍庆用手捂着心脏,连忙吃下速效救心丸。

专案组一拖就是5年!这五年来,张绍庆为了结算工程款,可谓跑断了腿,磨破了嘴,香烟酒水没少破费!效果就是“等等,等清算完了少不了你的!”

2018年5月,在张绍庆的苦苦哀求下,专案组的许主任才同意并介绍河南华颖会计师事务所有限公司按合同约定依法审计,在752万欠资的基础上审计法定金额(还款)为4160万元。

为什么是审计的基础是752万,而不是约定的1300万?

“当时,许庆新主任说,‘1300万的基数太大,审计金额(还款)太高,如果金额太大,更不好结算,就按照慧峰给您的752万条子结算比较合适’。领导发话了,我也就认了,因为,这是领导让审计的。我认为他是领导,这样说可能就是要解决了!”身为“老党员、老军人”的张绍庆无奈又无助,极度委屈地说。

敷衍塞责的“踢皮球、不作为”良心何在?

“从2013年5月21日,到核算截至2018年5月31日,合计拖欠金额为41420160元,这是合同约定的利息。”

\

河南省华会计律师事务所按合同约定依法审计结果

也正是这个费用,让工程款的结算出现了问题!——专案组认为太多了!随即,出现推诿扯皮、敷衍塞责、行政不作为、甚至涉嫌失职渎职等问题。

“2018年年底,甲方总工晋建国通知张绍庆领房抵工程款,并告诉张绍庆可领房价格:住房4800元/平方米、门面房8000元/平方米,地下室等在几个楼号,折抵金额1300万元(这些房子实际价值不足800万元)”。张绍庆对此“不公平”处理结果表示不同意,认为他们处理的结果没有法律依据,对张绍庆的违约金和垫资承建的民间借贷款700多万元,10年的实际额外直接费用及利息也没处理。

之后,张绍庆向经侦队队长崔玉红表达反对意见,“崔玉红却直接支持甲方的行为,张绍庆问他们是依据法律哪条规定处理的。他说‘不知道,你去找上面领导问,领导怎么安排我怎么办!’”张绍庆说。

张绍庆按照崔玉红的要求,找到了主管领导许庆新。“许庆新说,‘我已经退休了,这事我不管了’”。张绍庆又与非法办公室主管领导冯秘书长电话沟通,“他说,‘你反映的情况我已经了解,我已安排崔玉红按合同依法办事,合理解决”。无论是省主管领导批示,市政府主管领导对张绍庆所反映的工程实际情况,表示依法办事,公正处理。对所垫付建设资金已认可。

领导表态归表态,下面执行归执行,上下两级相互“踢皮球”。眼下,负债累累、极度落魄的张绍庆百思不得其解:法理何在?德善何存?他无奈又无助地哭诉:“‘许庆新主任说:‘审计完了,你把审计结果给崔玉红,向他要钱就可以了,他是负责人。’,而找到崔玉红时,崔玉红又说:‘领导咋安排我咋办,我作为专案组成员,哪有权利处理这事啊!’当我又找到许庆新主任时,他说:‘我都给你说了,你找崔玉红就可以了,找我也没用啊!”,再找崔玉红,崔玉红又说:“领导不批我咋办啊?要是我能决定的,肯定早就给你了!’......”。

“他们的态度还行,但是,就是没人办事,就这样相互推辞”。

人傻,是因为信任!这种反反复复的“愚弄百姓”,让张绍庆彻底绝望,“一次、两次我看不出来,十次、八次我还看不出来吗?把希望寄托在他们身上,肯定没有希望,只能借助法律了!”张绍庆抽泣着说。

诉诸法律的“尴尬事、失落感”令人心碎

2019年6月,张绍庆在河南省周口市川汇区人民法院将专案组告上法庭,法院依法立案并进入审判程序。在调解阶段,专案组继续坚持他们的观点,钱可以给,但是必须按照他们的要求处理。“我能答应吗?我是有合同约定的。当时垫资1300万时,房价才1000多元/平方,现在房价4000多了,还按照1300万给我结算我受的了吗?当初,我借别人700多万元是按2分计息。现在我还能归还700多万吗?8年了,都翻几倍了,给我800万的房子,我如何还他们的钱啊?!如果按照专案组的标准来执行,我就亏得连裤子都穿不上了!”张绍庆愁泪涟涟地说。

调解无果,司法程序继续进行。就在本案即将开庭之时,2020年4月13日,周口正信公司专案处置工作领导小组向川汇区人民法院送达了要求法院将该案移交给处置领导组的函及(2016)1号会议纪要,要求川汇区人民法院不要审理此案,并将案件处理权交回专案组。“这是典型的行政干预司法,严重的违法犯罪,就这样,法院依此函及会议纪要驳回本案起诉”。

“专案组不仅仅自己不解决,而且阻拦川汇区人民法院解决,也就是将该案牢牢的控制在自己手里,不允许任何人插手!”气愤至极的张绍庆彻夜难眠、茶饭不思,突发心脏病被送进了急诊病房。

\

周口“正信专案组”向川汇区人民法院送达的函

依法行政的“责任心、使命感”尴尬受困

之后,河南省周口市金融局的介入,更让张绍庆疑虑重重:难道真的是专案组不允许任何单位和个人接手该案的“合法处理”吗?

2020年1月31日,周口市金融工作局成立,专门负责处理非法集资案件,其中,正信公司的非法集资案就是金融局主管的业务之一。

躺在病床上的张绍庆得知消息后,艰难地拖着病体,让家人带着他将金碧新城22#楼的垫资承建得不到处理一事反映到金融局。

2020年7月,金融局副局长宋小霞多次邀请专案组办公室主任崔玉红参加金碧新城22#楼工程款专题联席会议,崔玉红以出差为由拒绝参加。最终,在领导的协调下,7月底,崔玉红才参加了一次专题联席会。参会人员有金融局宋小霞副局长、黄辉(主办金碧新城问题楼盘案),原周口市打击和处置非法集资工作领导小组的张子彪、崔玉红(二人皆是公安人员),市政府聘请的律师,以及张绍庆方面的张绍庆、张建、马银军。

这次会议形成如下共识:

一、2011年11月11日周口正信基础开发有限公司和河南省广厦建设工程有限公司(现改名为沈丘华一建设工程有限公司)建设施工合同合法有效。

二、张绍庆所反映的问题完全属实。

三、张子彪、崔玉红尽快将正信公司的资产、负债资料及处理情况等资料尽快移交给金融局接管。

四、尽快给张绍庆一个公平、公正、合法的处理结果。

但是,令人意外的是:直到如今,金融局也没有给张绍庆一个处理方案。

对此,宋小霞局长曾向张绍庆解释说,由于张子彪、崔玉红至今不移交正信公司的资产负债处置资料,所以金融局没办法处理。只好请政法委协调,但协调的时间会很长.......让心急如焚的张绍庆只能等候”。

那么,问题又来了。周口市金融局是正处级单位,在行政级别上与周口市公安局平级,并且作为本案的主管单位,居然调不出金碧新城处置的相关资料?到底是金融局级别高,还是专案组的级别高呢?到底是宋晓霞副局长的级别高,还是崔玉红的级别高?到底谁是领导?“在中国这个行政级别极为清晰的国度里,居然还有敢于藐视行政级别的单位和个人,实在是没有了党纪国法意识和操守?!”张绍庆愤懑又困惑至极。

“我们多次向崔玉红发函,要求他必须交出金碧新城的资产和处理结果,否则,张绍庆的案子无法解决啊!但是,他就是不交,也不来领取催办函。我们也不可能给专案组送过去啊!所以邮寄并打电话催办。现在,他们更有理由了。崔玉红说,所有的资料都在张子彪那里,而张子彪又被周口市纪检委立案调查了。目前,(拖欠工程款)进入死局了!”金融局的一位工作人员如是说。

8.1亿巨资的“黑窟窿、大陷阱”亟待揭秘

“为什么专案组不愿意交出金碧新城的处理结果?”周口市金融局的一位领导笑而不语。张绍庆却回答:“他们不会交的,因为这里的问题太大了,他们和张慧峰一起瓜分了金碧新城的巨额资产,那些非法集资的资金给客户只退回40%,余下的60%就不退了。毕竟这是非法集资,并且张慧峰已经被抓了,能给大家退点就不容易了!”

涉及的资金到底少呢?

“金碧新城房源销售1.1亿元,张慧峰涉嫌非法集资近3亿元,剩余房源近10万平方,均价4000元/平方,价值4亿元。以上合计8.1亿元。正信公司金碧新城工程款支出1.8亿,集资款3亿的实际支付40%即为1.2亿,其它费用支付5000万元,共计支付3.5亿元。初算一下,金碧新城整体项目至少4亿资产下落不明。如果他们把账目都交出来,那么这4个亿的来龙去脉不就很清楚了?同时,他们手上到底还有多少钱?能不能还我工程款,也就一目了然啊!”张绍庆说

“4亿元,是什么概念?也就是4吨人民币!这间房子都装不下啊!”张绍庆比划着

如果侵吞和分割张慧峰的金碧新城,难道张慧峰就愿意吗?

“不仅愿意,而且还很配合,因为,张慧峰在羁押期间不是在监所执行,而是在宾馆居住,可以自由出入。并且,他已经被公安抓回来,项目也被接手。为什么张慧峰从2014年至去年一直在外面逍遥,最近政法队伍教育整顿,在有关部门的关注下,才将张子彪关押起来。这在周口已经是公开的秘密!还有,他们还没有给我工程款,房屋还没有合法验收交付,专案组就擅自违法处理我的房子,合适吗?”张绍庆说。

\

没有合法验收交付使用的22号楼,已经被“非法”售出并陆续居住

针对目前的“无言结局”,张绍庆直言:“我的希望就是周口市委书记安伟、政府市长吉建军两位领导,百忙之中‘以人民为中心’,‘以法纪为基准’,高度重视,彻查严办,督促崔玉红及‘幕后人员’将金碧新城的所有资料移交给周口市金融工作局,同时一并移交周口正信公司非法吸收公众存款一案的所有资料; 将金碧新城的22#楼拍卖、变卖、折抵数优先偿还拖欠反映人的工程款1300万元及违约金,违约金按原依法有效合同约定的日千分之三计算,从2011年11月7日计算至该款付清之日。其他事情以后再说!”

对此,当地群众纷纷给予关注:“其实,本案也很简单。一句话:就是专案组阻碍了张绍庆案件的进展;但是,让大家更为关注的是4亿资金去哪里了?专案组为什么不能提交金碧新城的资金走向?谁是幕后的黑手?8年前的1300万和现在又有多大的区别?作为一名共产党员、退伍军人,张绍庆的依法维权过分吗?”

富有正义感的人们,翘首期盼,拭目以待!

来源:新华焦点

文章评论